DoctorZ巽风

红颜

“带着我要的东西安全的回来”梁欢
“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的弟弟,我只要结果,如果必要不惜一切代价”南瑾还。
今天本是她大喜的日子,没有什么仪式,就连喜服都只是一件红衫,只是她嫁的人,不是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。
她的价值,只是勾引敌国的将军,套到他们的布防图,皇室岌岌可危,都是因为这个人,听说他贪花好色,无恶不作,却也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,景国将军项匪。
一连几天,她安歇在他附近的军帐里,却连他一面也没见过。
军中女子不得入内,这是军令,但是项匪想女人了,大概是没人敢拦着,更何况,她是被娶进来的,就算没有八抬大轿,没有媒妁之言,她也是他的妾。
他没来,她便无所事事,人一闲着,便好胡思乱想,她想起了梁欢,将门之后,他说他会娶她。
还有南瑾还,一朝王爷,是他将她从市井中挑出来,照顾她的弟弟,教她识字,也是他将她送进了青楼,送进了敌人的军营里。
接客第一天摆了好大的阵仗,南瑾还出力不少,自嘲一笑,她却是头一次才知道,她一个流落街头的,因为是女孩被爹娘扔了的脏丫头,竟还能让这么多王宫贵族趋之若鹜。
阿良,是她的干弟弟,从狗嘴里抢食,在街边要饭的时候,总是护着她的,被人打到吐血也不吭一声,只可惜出身不好,要不然绝对不必那些贵族差,因为在街边流浪却从不挨饿的,她只见过他一个。
因为他够狠,够忍,也够聪明。
跟在一个王爷身边,总有他出头之日。
军帐的帘子忽然被掀起,她身上一瞬间泛起了鸡皮疙瘩,是他,虽然没有说话,但她知道他就是项匪。
他没有穿铠甲,一身黑色布衣,绣着白虎,主杀戮。
一道长长的疤痕从眉毛划到眼角,只差一点,让人闻风丧胆的项匪就会成为半个瞎子,然而意外的是,他长得并不讨厌,也不粗鲁,如果没有那道疤,甚至还有点清秀,只不过黑黑的皮肤和身上冰冷的气息将这些都掩盖了。
任谁看到他的时候,都只会觉得他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将军。
只一瞬间,她便知道,南瑾还的情报完全是错的,这样的一个人不会是贪花好色的。
因为他眼里没有,没有青楼里那些男人看她的那种眼光。
她想起了自己的任务,要得到情报,就要让他信任,最好让他爱上她。
于是她解开她的红衫,露出下面洁白的胴体,至少这个时候她还是干净的。
项匪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沉重,仿佛里面酿了许久的痛苦正在流露出来,因为太浓郁,似乎连她都感受到了那种从心里扎根,生长出来的深切的痛。
“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,烟姬。”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凭空出现,手里拿着一把剑,写着差字。
再看她时她却不是褪去衣衫的,身上是血迹斑驳的红衫,正在燃着,被明黄色的火包围着,散着烟气。
“我在这多久了?”想起来了,她死了很久了。
鬼差答到,“少说也有一百年了。”
她想起来一些事,进了军营之后项匪对她十分不错,处处细心照顾,难为他一个行军打仗的人要花出那么多心思,他记得她喜欢吃的菜,喜欢的每一样东西,不经意的小习惯。
这些她都看在了眼里,二人的小日子也不能说不甜蜜,可是拖的越久痛苦越多,她原以为她爱南瑾还,他教她识字,将她从痛苦和绝望中解脱出来,可当他把她送进青楼,以她弟弟的性命为筹码而毫不犹豫时,她知道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一颗稍微有用的棋子,并无人情可言,只是从一处脏到了另一处脏。
她也原以为她爱梁欢,他们相识于元灯节,那时南瑾还还待她很好,让她以为自己真的得了照顾和宠爱,梁欢和南瑾还不同,他擅长表达他的情感,让她被假象迷倒,最会讨女人的欢心,他为她一掷千金,非她不娶。
但是其实梁欢和南瑾还是同一类的人,都选了她去做相同的一件事,梁欢还更可恶些,南瑾还是威逼利诱,可是梁欢更是虚情假意,她明知道她和南瑾还的关系,所以才故意接近,骗得是感情。
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在床上和别的女人做的事,亲耳听到,她可能真的坚持他是个谪仙般的男人,做出飞蛾扑火的傻事。
她的头好痛,太多的东西涌进来,让她发出一声尖厉的哀嚎。
鬼差叹口气,对来人说,“她的魂魄被灼,自己的事也记不清了。”
来人却真真正正是项匪“没关系,往后我替她记着就好。”
我替她记得,项匪其实很早之前就见过她,那时她还是个小乞丐,却拼死的保护怀里的男孩,那双眼睛,口角毫不在意的血,都令他印象深刻。
那样的穷人他见过很多,他知道很多人在那种境遇下做出的非人的吃人的事情,但那女孩的眼睛,却是生长在那种环境的人不该有的,太倔强,太认真。
所以当他之后成为了将军,在敌国看见干干净净甚至身价不菲的她时,立刻叫所有人搜寻她的消息。
这是很不理智的,所以她被安排出现在了青楼里,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害了她,可他,心里是欣喜的。
因为要做戏给他们看,他没办法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,可是在心里,却是欣喜的将她看做共度一生的人。
他不在乎他们的阴谋诡计,他很自傲,但是过度的自傲也正是导致了无法挽回的痛苦。
决战前夜,他对她说,等打了胜仗,给她一个新的大婚仪式,娶她做他项匪的正妻,一边在桌上放了他的布防图,当然,是假的。
他知道她的一切,也知道南瑾还的小伎俩,可惜他低估了她。
天知道他在城门攻打一半的时候看见她出现在上面心里有多么忐忑,因为到那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。
女人,他见过的大多数女人,因为弱小所以善于保护自己,他以为让她送去假的布防图,等打了胜仗她会安安稳稳的回到他那里,二人继续原来的生活,因为她的靠山南瑾还注定要输的。
可是他错的太离谱,正如他当初的那一眼,这女子是不同的,她要的从来不是这些。
城门攻破的时候,战场烟火燎燎,尸横遍野,她,从城墙上纵身一跳,以身殉国。
不是为了南瑾还,不是为了梁欢,更不是为了他,当他们都满心欢喜的以为掌控了一个女人的时候,这个女人却用生命来还击了,其实就算南瑾还不要挟她,有些事她也会去做的,只不过不是以这种方式。
她明明是最讨厌欺骗感情的人,可是,自己也成了这种人。
到了最后,国破,人亡。
她穿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穿的红衫,若有来世,她还想做她的妻子去偿还他。
项匪抱着她,一遍一遍讲他们从前的事,之后的事,就算她总也记不清。
“你知道吗,你的弟弟阿良,你们可真是亲姐弟,国破以后,几股势力却潜伏着等待机会,其中以南瑾还为首,其次是梁欢,可是谁都没想到,笑到最后的,却是他。”
“你知道吗,他忍辱负重,做到了南瑾还的心腹,然后弄死了他,接收了他的势力,然后是梁欢,听说他们两个死前都很凄惨,他真是狠啊,这点和你真像。”
项匪叹了口气,他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总好叹口气。
“你死后,他就一直为你报仇,收拾完南瑾还和梁欢,就到我了,但是凭他那些残兵,实在不足以伤到我,可他又十分聪明,他用尽了手里的所有钱,穷的他的部下都差点造反,买通景国上下能买通的人在皇帝面前游
说,挑拨我与皇帝的关系,疑心一起,再无安宁。”
“皇帝以为仗打完了,天下太平了,果真将我除权赐死,现在我想若无意外,他应该已经坐上皇位了。”
项匪看着她,你想办的,他都帮你办到了。
世人都说你像他,虽不是亲姐弟,可是骨子里的性子却如出一辙,可是我知道,其实不是你像他,而是他像你。
然后笑了笑,“可惜他年纪小,死的比我晚,我这样在忘川河里呆了许多年,再也不能投胎才能来找你,只这一点我便算赢了。”
项匪眼中的光那么温柔,她好像从未见过一样,看个不停。
伸手把她抱进怀里,头埋进脖颈中,“只是有一样,多给鬼差们些好处,等他下来了,可千万不能让他打听到你的消息!”

殇情

八百里黄泉早已荒废许多年,人妖鬼都不再涉足这片铺满了曼陀沙华的地方。
所以少有人知道,这还有一个守夜人,我从何而来,从何而去,早已经忘记,如果一个人活的足够长,那么很多东西都会掉进时间的缝隙。
我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做了多少年的守夜人,日复一日的无聊与枯燥,风起时或见黄沙,就连曼陀沙华,也经常有萎靡不振的。只是最近两日,黄泉里多了个人。
其实我并不知道她是不是人,她似乎是凭空出现,一袭红袍嫁衣,在黄沙间摆弄那曼陀沙华,每当我想要走近,她就消失不见了。
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,不再执着于她的来历,每每只从远处眺望,有人陪着我看着八百里黄泉,也是好得很。
直到有一天,她不再侍弄那些曼陀沙华,而是放了一盏灯,上面写着祈福延寿的长生二字。
我看她面带泪妆,在远处看着那灯痴痴的笑。可这次她说的话我却能听得很清楚“长生,你亲手所植八百里曼珠沙华,每一株都是我。我是你头顶的云,是你耳畔的风,此刻我亦在你眼中。”
我却长叹一声,这八百里曼珠沙华的精魂,经最后一代孟婆的七窍滋养,常幻化为那孟婆样貌,情根深重,真是世间万物唯情不死,是谓长生。
而最后一代孟婆的郎君听说成了地仙,曾日日守在此地,让每一株曼陀沙华情根深种,最终难逃天人五衰的结局,而我,我说了,我早忘了我是谁,从何来了。
只是往后的日子里,她起舞,我弄花,日子总该好过一点了。
佼佼佳人,江东之畔。
风之萧萧,雨之寥寥。
思之不见,佳人不还。
江东之畔,埋吾相思。